轻行

【齐神箓01】观看笔记

虽然都说这集发糖,但作为一个温粉我还是没法特别真心实意地开心起来

温皇他身边真的只有凤蝶了

虽然三杰终于历史性地同框,藏温重归于好,但狼主和藏爹都有自己的亲人陪伴,也有自己的事情在忙

一想到以后基本就是温皇一个人在过就心疼得难受

他总是那么寂寞

而且要至少一个档期都看不到主仆拌嘴的情节真的超失落啊

七巧想不起来是不是还在还珠楼了,温皇还能再继续养女儿的吧呜呜呜

【372话】阅读笔记

我是真有点理解不了【跪

按理说,全性攻山那次,牺牲了田师叔,山上哪一位弟子不是对全性恨之入骨

哪怕灵玉仍愿意相信夏禾,师长的逝世在前,他也不好去帮全性,夏禾就算了,还带上个祸根苗

最最主要,老天师不是不认得夏禾,看在灵玉的面子上,他是不会对这个小姑娘动手的,灵玉要仅仅是担心夏禾,我认为那大可不必

尤其夏禾也无论如何不会去麻烦张灵玉,她当然知道,以她的身份,与灵玉有任何的关系,对灵玉的打击都是毁灭性的,舆论的压力老天师都兜不住

灵玉到底为什么下山,又为什么会帮上夏禾,如果单纯是由于感情的一次冲动,我是不信的……也希望有更多内幕

楚岚是个好人,我一直都知道,但他真的对灵玉有多少感情上的信任,我是不信的,他信的应该只是灵玉的为人而已(不过碧玉继续发糖我还是很开心的!)

最后,我真的好怕龙虎山上的弟子,会不待见灵玉,会以灵玉为耻……灵玉没有家人,对他来说,龙虎山就是他的家,山上的师父师叔、师兄师侄,就都是他的家人

家人的厌恶和疏离,是最令人痛苦的

最后的最后!小师叔不要剪头发啊啊啊啊啊啊!你根本不知道你的头发有多吼看啊啊啊啊啊啊!

【371话】阅读笔记

这一话……虽然碧玉发糖很欣慰,但真的,心疼我小师叔Orz

也总被山门除名还有自己的家可以回,虽然这个家也许并不太尽如人意,但仍然能感受到亲人互相之间的爱意

当然,也不是要拿也总去做什么对比,就觉得,被剔出山门即使是件令人难过的事,有家就还好一些——

流落到街头,用自己略知一二的本事,勉勉强强地给人算命,饭钱都不一定赚得出来,晚上可能还要睡桥洞

原本身上的白衣也没有了

看到有人说是因为通天箓,但是天师府有异人界第一的老天师在,何况还有陆老,谁敢打这个不要命的主意呢

只是希望小师叔被赶下山之前,老天师和他说过用意,不然他心里得不知怎么胡思乱想地责怪自己呢……

灵玉亲妈粉儿暴哭啊啊啊

【记梗 | 闻萧】唯愿

*掌门突然回到了十六岁,连着记忆也是
*有楚萧刀

萧疏寒和两个师弟问起岳师兄和道生的时候,一边薛道柏正噎得说不出话,这边闻道才想也不想便答两人下山办事去了,谎言扯的是面不改色心不跳

薛道柏颇有点意外地看了人一眼,真是没想到道才竟是这样的师弟

从前门派的事务大多是岳师兄处理,萧疏寒任掌门之前都不怎么熟悉。现下的情况,薛道柏自然就只好揽下了掌门的工作,忙得焦头烂额。这方面无论如何也指不上闻道才,是以他仍在桃树下练剑,一如往日。

年少的疏寒在一旁看着,如今的师弟,一招一式都挑不出毛病了,他心里这样想,口中也不禁轻轻诉出声来,闻道才这时正收起一式,闻言却道——还请师兄指教

宋居亦偷酒的时候就见不知是他的哪位师侄,正和他闻师叔战得不可开交,一连几招下来,竟是不分上下

他不知闻师叔究竟用了几分力,毕竟自入师门以来,就从未见过师叔认真的样子。但即便如此,他也轻易能看得出,这位师侄的武学造诣已是他远不能及的程度了

如此逸才,瞧面孔却生得很

闻道才已经有很多很多年不曾与他这位师兄切磋了,真的是,很多很多年

他是个武痴,和多少能让他放开手脚出剑的对手打起来,就容易没完没了,而萧疏寒,即使只是十六岁的萧疏寒,也的确足够的强

可闻道才忘了,这时候的师兄,内功还不十分深厚,沉疴旧疾在身,不得久战。被一记兜望月拍开之后,面前人便脚步虚浮地向后踉跄了一下,憋不住地弯腰咳起来

师兄……!

闻道才扶住萧疏寒由于年少而过于纤瘦的肩膀,却见不住喘息的师兄眼神亮亮的

-道才的剑术进境好大,师兄都要不及你了

-……师兄,我已是而立之年了

怎么能还打不过你

萧疏寒看着师弟如今的面容,片刻,才轻轻附和:是啊……道才如今,是何年岁了

-三十又七

-那我应当四十了

萧疏寒忽然浅浅地笑起来,又好奇地问闻道才:四十岁的我,是什么模样的

闻道才许久没有说话,面无表情的脸上让人看不出在想些什么,他忽而拈起萧疏寒乌黑的一缕发梢:头发都白了

-呵,全白了么

-恩,全白了。

那应是像华山的雪一样了吧,萧疏寒想着,不知遗风现下是何模样了,他的头发,是不是也,全白了呢

闻道才这时想,若师兄便一直这样了,也并没什么不好,武当还有他和薛道柏,师兄再不必肩荷重担,可以由他,由他们,护在身后了

傍晚,萧疏寒在神像前静坐,闻道才刚想要说些什么,就听少年柔亮的声音淡淡地响起

-我知你有事瞒我,只是你不言,我也不急于知晓,因为本应当在这里的,不是“我”。道才……

他顿了顿,再接下去的话语中更多了一分笃定,澄澈的眸中映着暖黄的灯光,比烫过的桃花酿还要温软——

“他”会回来的

-师兄……

【记梗 | 个人向】心


小龙在梦里回到了以前还未遭受战火的故国,梦里是黄昏的时候,城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平和安逸。他身上仍穿着沾染征尘与干涸血液的衣甲,用着比散步还要慢一些的步调,一点一点走过记忆中无比熟悉的地方【

他一直走过很深的夜晚,最后走到楚国每一位骑士诞生的地方,就像回到了什么起点。他在那里看到了一个孩子,朱红的发色和眼眸,正安静地进行成为骑士前最后的仪式

他忽然问那个孩子——你听到了什么

孩子沉吟了片刻后轻轻地作答,声音有些心虚的样子,却也十分认真和坦诚:没有,夜里太静了,我什么都没听到……只有这里,在搏动。

孩子说着,伸出手掌按在自己的胸膛

——那么,你又看到了什么呢

星辰、明月,还有城郭……但我没在看着它们……我在看着,我在等待,黎明

孩子斟酌着说辞,到最后的时候,眼里发出一点雀跃的光彩来,他伸手指向远处的地平线

-那里,还有一个时辰,就要亮起来了

小龙醒来时,正好便是晨光熹微的时候,他看着开始泛白的天边,浅浅地笑起来

曹咎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光景,此刻正是战事焦头烂额的时候,他们年轻的将军却在笑着,那双眼睛被光打出一种比朝霞还要鲜丽一些的色彩,里面含着他形容不出来的,美好的东西,让他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

现代pa脑洞记录,顺便广告一下吸掌门的群×

借梗请和我说一下啦【

【记梗 | 周玉】起行

*漫画番外的手游男主×张灵玉,只知道男主姓周就先这么叫了

一声碗筷磕碰时轻微的脆响,将他从埋头苦吃的状态中拎了出来——

-吃好啦?

-恩,吃好了。

他开口的时候嘴里还鼓鼓囊囊地嚼着饭,说话声含糊得很,对面张灵玉正拿过一张纸巾。桌上已经不剩多少饭菜了,略略估计,那些没了的,三分有二都进了他的肚子——平日在龙虎山上就能吃能睡的,叫人全然看不出他身上蛰伏着什么要命的东西

从前吃饭都是和师兄弟一起,张灵玉总是待在老天师身边的,两人凑不到一块去。此时他顺势扣住张灵玉的一只手腕,拇指掐着中指的一个指节,再反转过来

-你该多吃些,瞧,我一手就攥得来

-吃你的吧

张灵玉轻轻挣了开,不多作答,却也没有气恼的样子。他闻言稍稍加快了进度,等终于撂下筷子,菜盘里还孤零零躺着一只虾子,粉白粉白的看着讨喜

-嘿,我吃不下了,这个……剩了不好,小师叔,您受累

张灵玉自是把人的小心思看在眼里,没有拂了人的好意,微垂下雪青色的眸子,花瓣似的唇细细动着。他也是这才好好注意起张灵玉进食的样子,他的小师叔还是那么好看,越来越好看了

交友置顶

*萌点多雷点少,基本不挑食

*非腐癌,bl、bg、gl通吃,接受乙女向粮

欢迎各种同好一起玩

下面常驻的坑——

*《秦时明月》:本命龙且,各种邪教cp来者不拒,良攻、凤攻、羽攻党(支持互攻,认可清水不分攻受)

*《圣斗士星矢》:本命沙加、穆,穆攻党

*《楚留香手游》:本命萧疏寒,萧蔡只吃清水,华山总攻党,闻师叔攻党

*《一人之下》:本命张灵玉,张楚岚攻党,能吃宝岚、禾玉、蓉青

*《最游记外传/前传》:本命哪吒,正片没有看,主吃空吒

*《金光布袋戏》:本命神蛊温皇,俏攻党,温赤看情况雷不雷(其中十有七八吃不下),温蝶不吃cp向【天雷温剑】(非剑黑)

*《恋与制作人》:本命许墨,李泽言攻党

*《梦间集》:主吃蛇燕

*神话系列:本命哪吒,杨戬攻党,不吃杨戬和猴子的cp

【也玉 | 记梗】所谓破戒

*双道长邪教有一起啃的么

------

张灵玉在心里描摹着那双眉眼,目光沿平缓舒朗的眉峰轻轻抚过,他不知何时鬼使神差地伸了手,指下浓稠的黛色犹如一笔重墨

他接着移向闭起眼仍显得有些深陷的眼窝,回想起它们睁开时所含着的,温厚又随心的笑意,然后才忽然回过神来,触电一样收回手

王也便醒来了

-是灵玉真人啊,我眉头上沾了东西么

-没

张灵玉飞快地答道,后又觉得不妥,斟酌着添了句——方才……有,现下没了

他不会撒谎,王也听着,却也没有戳穿

-那谢谢灵玉真人啦

然后如张灵玉所想的一般,露出温厚又随心的笑来

------

张灵玉在后山瀑布做早课的时候,王也就歇在一边岸上的草地里闭目养神

直到人晨时的修行结束,淌着清浅的溪水,一步步端稳地朝他所在的岸边走来,王也才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睁开眼,脸上神色一派恍然

-怎么了

-嗨,刚想着被山门除名的事儿,如今应是,不用持戒了吧

王也这样说着,看向张灵玉的眼睛懒洋洋的,盛满了笑意

(没错这其实是辆车,老王闭目养神的时候其实一直在默念清静经,以及单纯的灵玉真人并没有明白老王什么意思×)

【曦忘 | 记梗】灰姑娘

*文笔垃圾只能开脑洞,看上这个梗愿意写的太太求领走qwq

起因大概是个晚宴,主要是办来给蓝曦臣挑选未来伴侣的【

宴会开始没多久,魏婴就把忘机拉走了,一路直奔卫生间,然而等看见人从洗手台底扒拉出的包裹里都藏了些什么之后,蓝忘机感到智熄×

(魏婴私设是著名造型师)

-难道你能忍受你大哥等下牵着别的姑娘的手跳舞么?

于是内心各种挣扎的忘机被魏婴一番改造完毕,他看着镜子里美丽的“女士”,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

(魏婴给忘机挑的礼服是冰白色露背的)

出来之后魏婴先拉着忘机跳了一场,下场时顺势把人领去蓝曦臣面前

蓝曦臣一眼就认出是谁了,还看愣了一下,但忘机以为兄长定然认不出现在的自己,可虽然如此,仍不免有些微的怕,蓝曦臣自然明白,因此待人愈加温柔,令蓝忘机心里又酸又甜

(他们跳的是探戈)

由于步法比较复杂,又带有莫名的性感,跳的人不多,几乎算是两人炫舞技的主场

见家长的时候,蓝启仁也没认出来忘机,说了几句话之后还问忘机去哪了,忘机本来就紧张,听到这话心虚地向后错了一步险些摔倒,蓝曦臣不动声色揽过“女伴”的腰,刚好扶住了忘机

最后快散场的时候,忘机急着去卫生间换回衣服,结果没想到蓝曦臣一直跟在后面,等到了没人的地方,一把拉住忘机压在墙上吻,然后在人耳边轻轻地唤,阿湛阿湛

忘机瞬间极端羞耻,原来兄长一直都知道←